快乐飞艇直播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代表履職 > 代表建言
汪旭東:對于刑事審理階段刑事被告人可以獲得案卷材料問題的建議

[發布日期:2018-08-13 ]  本文已被瀏覽過   次   字號:

 
    刑事案件的被告人享有辯護權,這是國家法律賦予刑事被告人的一項重要的訴訟權利。依法保障刑事案件被告人所享有的辯護權,不僅是司法文明的進步,更是全面依法治國的必然要求。我國對于刑事案件被告人所享有的辯護權越來越重視,保障刑事案件被告人辯護權的制度也越來越明確,保障刑事案件被告人辯護權的措施也越來越具體。
    刑事案件被告人辯護權的實現,既包括刑事案件被告人的自行辯護,也包括其委托他人(主要是律師)進行的辯護。但在目前的司法實踐中,審判機關對于律師受刑事案件被告人委托進行的辯護和律師因此而行使的辯護權往往能夠給與充分的保障,但對于刑事案件被告人所享有的自行辯護權則往往是忽視的。這一問題的一個重要表現,就是在刑事案件審理程序中,不能明確案件材料可以提供給刑事案件的被告人。
    刑事案件審理程序中,法律并沒有禁止刑事案件被告人獲得案件材料,但由于受長期存在的以偵查為中心的刑事訴訟思維的影響,在司法實踐中往往是禁止被告人獲得案件材料。盡管在以審判為中心,以及公平公正的刑事訴訟原則下,剝奪被告人獲得指控其犯罪的刑事案件材料沒有任何合理性可言,但由于固有思維的存在,現實司法審判實踐中刑事案件的被告人不能獲得案件材料仍然是普遍現象。這一現象成為非常模糊但卻表現一致的現實存在,就連擔任刑事案件被告人辯護人的律師也都普遍采取不向其委托人提供案件材料的做法,以避免說不清道不明的執業風險。
    應該說,刑事案件審理程序中的被告人不能獲得案件材料,尤其是全部材料,實際上是剝奪或嚴重限制了被告人的辯護權,就連律師的辯護也是不充分的。因為,一方面,被告人不能獲得案件材料就無法準確充分地了解全部材料的完整內容,因此難以有效地進行針對性的全面辯護。另一方面,律師由于不能就指控被告人有罪的證據材料與被告人進行全面準確充分的溝通交流,因此律師的辯護就難以準確、深刻和全面。在這種情況下的刑事審判,既不符合以審判為中心的基本原則和要求,也與充分保障人權的憲法精神相違背。
    為了切實貫徹全面依法治國的方針和總要求,讓審判為中心的司法原則落到實處,充分保障刑事案件被告人的辯護權,保障律師能有效依法辯護,市中級人民法院應當就刑事案件審理階段被告人可以獲得案件材料的問題予以明確。
 
上一篇  趙道韡:加快實施寧蕪貨線外繞工程
下一篇  陳定榮:老舊小區整治改造應不減活力更具溫度
 
 
 
快乐飞艇直播 360大乐透走势图100期最近 网络炸金花赢钱诀窍 黑龙江时时彩大小单双玩法 快乐时时开奖记录查询结果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必兆娱乐平台手机版 pk10玩法简单技巧 秒速时时反水 彩票快3利用概率稳赚不赔 天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