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飞艇直播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金陵掌故
江寧府學,竟然藏著曾國藩這么多秘密!

[發布日期:2019-04-02 ]  本文已被瀏覽過   次   字號:

  近日,省政府網站公布第八批江蘇省文物保護單位,江寧府學由江蘇省第一批文保單位“朝天宮”中劃出,單獨公布為文物保護單位。

  微信圖片_20190331130754.jpg 

  △江寧府學現為江蘇省昆劇院駐地。紫金山記者 翟羽 攝 

 

  朝天宮,南京人鮮少沒有來過的。可你去過的朝天宮,只是朝天宮的三分之一,是朝天宮歷史文化保護區的中軸線,是文廟部分,而東邊的江寧府學和后來建的故宮南遷文物倉庫,常人難得入內一窺究竟。

  江寧府學歷盡百余年滄桑,現為江蘇省昆劇院所在地。紫金山新聞探訪江寧府學,為您揭開它神秘的面紗。

  清朝前期江寧府學在成賢街一帶 

  府學為古代官辦教育機構。明朝建都南京后,在雞鳴山下建國子監。到了清順治年間,南京國子監又被改為江寧府學。如今,在成賢街的盡頭還矗立著“國子學”的牌坊。

  清朝比較重視學校教育,尤其是清朝前期更為突出。史料記載,從康熙五年(1666年)至雍正十三年(1735年),江寧府學歷經7次重修、增建。形成了泮池、“天下文樞”坊、欞星門、大成門、大成殿、明倫堂、尊經閣、鄉賢祠、名宦祠、土地祠等規制齊全的建筑群。

  可惜,1853年太平天國定都天京后,江寧府學所在地被太平天國改為“宰夫衙”。加之連年戰亂,江寧府學的主體建筑均毀于戰火。

  1864年六月,清軍攻陷天京后,時任兩江總督曾國藩從安慶急赴南京,著手開展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項善后事宜,力圖恢復封建統治秩序,安撫民心。

  太平天國時期,位于雞鳴山附近的江寧府學被改為“宰夫衙”,在曾國藩、李鴻章等深受儒學浸染的傳統衛道者看來,無疑是對傳統文化及孔夫子的大不敬,所以他們動議把江寧府學遷到冶城,位于朝天宮文廟的東側。

  李鴻章在代理兩江總督的任上開始改建江寧府學,后來曾國藩回任兩江總督后繼續督員改建,耗時四年建成,江寧府學就此正式遷到了朝天宮。

  新建江寧府學規模“甲于東南” 

  朝天宮之名,由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賜定,用為文武官員及官僚子第學習朝見天子禮儀的場所。每當儀式舉行時,笙歌簫鼓此起彼伏,就像如今江寧府學內的蘭苑劇場一樣。

  在古代,學宮又可分為縣學、府學(路學、州學)和國學等不同層次,不管屬于哪個層次,學宮內的建筑都有明倫堂、尊經閣等單體建筑,只不過在建筑體量與風格上有所不同。

  

江寧府學改建工程用料非常考究,精工細作,新的府學和文廟的木料均采自海外,琉璃瓦則在景德鎮燒制。

  這規格高了,價格也就高了。到同治八年七月竣工,共計耗銀十一萬七千五百余兩。

  改建后的江寧府學毗鄰孔廟,依山而立,形成西廟東學的建筑格局。曾國藩在《江寧府學記》中寫到,“規模宏闊,甲于東南”。

  《中國文物地圖集·江蘇分冊》:江寧府學“沿軸線自南而北,依次為頭門、兩廡、明倫堂、尊經閣、飛霞閣、御碑亭、飛云閣等。”

  位于明倫堂身后的尊經閣已毀,20世紀30年代在其原基址上修建了故宮博物院南遷文物庫房,現為南京博物院庫房。尊經閣后邊的飛霞閣、御碑亭和飛云閣還能在朝天宮看到。

  直至今日,包括江寧府學在內的朝天宮古建筑群仍堪稱江南地區保存最完整的清代文廟建筑群。

  關于江寧府學修建的故事,我們大多是從曾國藩的那篇《江寧府學記》上了解到的,南京市博物館現還藏有《江寧府學記》石碑。

  有趣的是,曾國藩在同治九年完成《江寧府學記》后并未立即刊刻,而是直至同治十二年(1873年),也就是他去世后的次年,才由弟弟曾國荃書寫刻碑。

  明倫堂保留了南京晚清建筑特色 

  省昆或許是全國最闊綽的昆劇院,他們駐扎在擁有古老歷史和文化的古建筑群里,周邊回廊將頭門、兩廡、明倫堂圍成四合院。

  在2000年之前,江寧府學遺址略顯破敗,“現在一進大門看到的是個寬敞的院子,以前這里全是房子,是我們昆劇院員工吃飯、居住的地方。”江蘇省演藝集團副總經理、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院長李鴻良告訴紫金山新聞記者,1999年昆劇院修繕,拆掉了不屬于江寧府學的房屋,大體上恢復了府學原來的面貌。

  李鴻良說:“東邊臨王府大街一排的房子,西邊靠近朝天宮一側的房屋是后來修建的,其余的建筑都是江寧府學的遺存,主體建筑明倫堂依然還保存完好。”

  明倫堂是整個學宮建筑群中最重要的建筑,南京大學教授周學鷹和馬曉的研究成果顯示,明倫堂梁架保存較好 , 完整保留了南京地域晚清建筑遺產特色。尤其是軒梁下那雕刻精美的雀替,端部采用的牡丹花造型,就是南京地域古建中常見的。

  微信圖片_20190331130759.jpg 

  △江蘇省昆劇院。紫金山記者 翟羽 攝 

 

  出乎意料的是,院落中是那顆石榴樹都是當年景,“這顆石榴樹生命力極其頑強,180多年里,被雷擊中三次依然屹立不倒。”李鴻良說,夏去秋來,這顆石榴樹掛滿了熟透的果實,“甜極了!”

  歷經百余年的煙雨浸潤和書香浸染,這座穿越了時空的古建筑,人與動物和諧相處。明媚的春光下,貓在回廊下舒展身軀,也不在意有人從它身邊經過,狗躺在院落正中的墊子上曬太陽,任人撫摸。

  一次修繕讓曾國藩的秘密重見天日 

  昆劇院里有兩塊匾,“江寧府學”是后來由趙樸初先生重新題寫的,而“明倫堂”這塊匾卻是曾國藩的真跡。也是在世紀之處的這次修繕過程中,大家發現了曾國藩的秘密。

 

  微信圖片_20190331130726.jpg 

  △明倫堂。紫金山記者 翟羽 攝 

 

  “‘明倫堂’的這塊匾沒有落款,當工人把這塊匾拿下來后,我們才發現,曾國藩把自己的名字署在背后。”曾國藩這種低調謙遜的為人處世作風也深深激勵著李鴻良。

  這塊匾除了正面沒有落款,某些字的書寫上也蘊藏著曾國藩的別有用心。曾國藩是清朝人,在寫“明”字時,不需要避諱,那他為何用這個“眀”字呢?李鴻良說:“曾國藩是位大文人,他是想提醒所有讀書人,學習知識是為了開拓眼界,知書而明理。‘眀’最直接是解釋就是明目。”

 

(來源:紫金山)

 
下一篇  南京“謎”事,至少可追溯到東晉
 
 
 
快乐飞艇直播 一句真言图 福彩3d杀6码 01技巧 三公的口诀 北京pk历史开奖记录 博发线上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国际辉煌线上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mg 线上娱乐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