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飞艇直播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金陵掌故
中國近代“文藝復興”的起點,就在南京的書局老行當里

[發布日期:2019-04-02 ]  本文已被瀏覽過   次   字號:

  在偌大的南京書展中徜徉,記者發現了插畫師、配音師、策展人等新興文化職業。由此可見,如果以“三百六十行”來對今日職業數量進行較真,早已落伍。但書局作為文化老行當卻一直歷久彌新,釋放出強大生命力。

  今天(29日),現任南京市藏書家協會主席、南京市作家協會副主席薛冰在南京書展以“南京1949——漫畫中的市民生活和政治”為主題開講,回顧往昔南京老故事、老行當。

  

 

  薛冰。紫金山記者劉鵬攝 

 

 

  薛冰告訴記者:“書局等老行當不僅深入百姓生活,而且對于南京乃至中國的歷史文化都有重大意義。”

  近代“文藝復興”起點:

  南京首設官書局,復刻儒家經典著作

  民國時期,夫子廟一帶是圖書集散地,大大小小的書局一家挨著一家十分熱鬧。

  其中,不少書店以“書局”為名,例如衡新書局、中華書局便是這樣,以書局經營為生存行當。

  

 

  書局 

  圖源:《南京三百六十行》漫畫

 

  據悉“書局”是清代留下的名稱,晚清時期南京夫子廟就有官書局,它是集編輯、出版、銷售于一體。到了民國,雖仍有店家沿用書局的名稱,實際上只是賣書這一功能。

  薛冰說道:“‘官書局’產生的開端就在南京。”

  1843年,洪秀全創立了“拜上帝會”,逐漸開始排斥中國儒家文化。

  1853年,太平軍攻克南京,并定為太平天國的首都,開始大規模地焚燒中國傳統典籍。《詔書蓋璽頒行論》中寫道:“凡一切孔孟諸子百家妖書邪說者,盡行焚除,皆不準買賣藏讀也,否則問罪也。”

  這場運動前后持續了14年,波及18個省份,對中國書籍史產生了巨大的破壞。

  “清朝鎮壓天平天國后,發現當時已經無書可讀。因此曾國藩在南京設立全國第一家官書局金陵書局刊書,致力于振興文教、恢復文化秩序的重建。”薛冰說道。

  此后,各省紛紛設立官書局,續接儒家經典文化。

  薛冰評價次現象為:“可以說太平天國后的‘文化復興’就是從南京開始的。”

  官書局不僅刊書數量和種類遠勝往昔,集編、印、發為一體,有著嚴格的章程、固定的經費來源、專門的銷售渠道、高水平的編校人員,初步具有了現代意義上出版社的特征。

  據相關統計,晚清官書局總計有20多處,刻書數量越1000多種。除了重刻古籍,還新刊古今中外有用之書,使晚清時期官方圖書出版事業賴以不墜,傳諸后世。

  開啟現代化文教區建設:

  與國際接軌,《首都計劃》制定南京文教區

  薛斌認為南京書香氣息閱讀濃厚可追溯至貢院的設立,至民國時期依然熱度不減。

  彼時,全市書店分布在南京各處,有的書店甚至還有店徽,如王江生書店、南京聯營書店、拔提書店等等。從事書局的店家熱切地關注社會焦點、時髦點,否則貨品賣不掉會虧本。

  由于時代因素,書局主要經營對象仍為文化人士。1929年頒布的《首都計劃》使“文化熱島”效應更加明顯。

  《首都計劃》是一部民國時期最重要的城市規劃文本,也拉開了中國第一個現代化都市的規劃實踐序幕。

  《首都計劃》將南京規劃分為6個區域,其中文教區以鼓樓、雞鳴寺一帶為基礎,并從當時國情出發,按學校性質(公歷、私立、教會立)、學校等級(小學、中學、大學)以及國民教育水準、經濟能力等分別加以分析,結合對美國等國家城市學校設置情況,制定了南京學校建設規劃。

  薛冰告訴記者:“當時設立的文教區便是如今的南京大學、東南大學這一片,其地域形制與如今相差無幾。”

  作為民國時期的國都,南京聚集了大量文人雅客、學科大師、求學學子,作為書本的消費者,自然是南京各書局的招徠對象。

  薛冰說道:“書局為了能夠招攬生意,會給大學教授、學生們折扣,甚至還會提供送書上門的‘外賣’服務。”

  南京城中消失的老行當:

  社會發展終使流動書販職業的湮滅

  書局雖風風火火發展至今延伸數條延伸產業鏈,但與之書籍相關的其他老行當的處境卻不容樂觀。

  薛冰尤記得小時候的流動書販:“小人書老板選擇靠近學校的街邊,或者孩子多的院落前,將書板打開倚靠在墻邊,任人隨意挑選,我上小學的時候,一分錢可以看兩本。”

  

 

  流動書販 

  圖源:《南京三百六十行》漫畫 

  流動書販的書架是折疊式的,搬時折疊,放下可打開,架上是一排排書,不僅是售賣小人書,其他書籍亦有涉獵。

  民國時,南京的一些教授、學生就要在這行流動書攤旁轉悠,希望能淘到有價值的書籍。這種流動書攤是書店的補充,活躍了南京民國時期的圖書市場。

  作為書寫工具,鋼筆在民國時期便已盛行。鋼筆以書寫流暢、攜帶方便而取代流傳千年的毛筆。

  

 

  修理鋼筆 

  圖源:《南京三百六十行》漫畫 

 

  因構造復雜、做工耗時,售價少則幾元,高則幾十元,買鋼筆成了一件高消費的事情,所以它又有“金筆”之稱。于是修理鋼筆的行當應運而生,民國時期,南京大街小巷修鋼筆的攤子眾多,多數晚上還亮著燈,晚間修鋼筆的生意仍連綿不絕。

  但隨著社會的發展、城市進程的加快、技術的迭代,流動書販、修理鋼筆、代寫書信等老行當成了屠龍之技。

  一些老行當雖然已經化作歷史的塵埃,鐫刻于民俗史料,但時至今日閱讀永恒、書香滿城。

 

(來源:紫金山客戶端)

 
下一篇  江寧府學,竟然藏著曾國藩這么多秘密!
 
 
 
快乐飞艇直播 云南时时彩开奖中 北京时时游戏官网下载 排列五奖现场直播 牛彩网排列三试机号 浙江+app下载安装 重庆时时彩缩水安卓版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破解版 新时时历史号码 好运3开奖结果 浙江任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