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飞艇直播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人大史料
爭論7年,彭真力推民法通則出臺

[發布日期:2016-07-15 ]  本文已被瀏覽過   次   字號:

  在民法通則起草過程中,一直伴隨著民法與經濟法關系的理論之爭,致使起草工作一波三折。這場爭論開始于1979年,持續到1986年“民法通則”頒布,長達七年。

  開始起草民法通則時,我國還處在經濟體制改革初期,但計劃經濟仍在經濟活動中起著主要作用。當時,如果認為民法調整范圍包括民事主體之間的橫向關系,就意味著國營企業、集體企業在執行國家計劃的同時,它們相互之間的經濟財產關系也要受民法的調整。

  對此,經濟法學界持反對意見,認為國營企業、集體企業的橫向經濟活動應由經濟法調整。有些經濟法學者不便公開反對制定民法通則,便口頭上提出“制定民法要與制定經濟法綱要同步進行”,實際上還是堅持“大經濟法”的思路,不同意制定民法。

  彭真早就知道經濟法學界的意見。20世紀50年代制定民法時,就有過爭論。彭真認為,經濟法當然重要,也需要搞,但民法和經濟法各有各自的調整范圍。經濟法綱要的制定即使需要,立法的過程也會很長,應該先搞民法通則,因為國家、社會、企業、公民急需一部民法,不能再等了。

  但是,一些經濟法專家對制定民法通則堅持反對態度。1985年12月4日民法座談會后,國務院經濟法規研究中心和中國經濟法學研究會旋即于12月10日至15日在廣州召開全國第二次經濟法理論工作會議。會議的主要內容就是反對制定民法通則。

  時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國務院經濟法規研究中心總干事、中國經濟法研究會會長顧明在會上做了主題發言,認為“對日益社會化的商品經濟關系”,民法是“無法完全適應和調整的”,強調“經濟法是最直接作用于有計劃的商品經濟的法律”。

  這次經濟法理論工作會議的情況反映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并刊載于1986年1月6日的《法制工作簡報》第四期。簡報很快送到了彭真手上。

  彭真認為,要對這次會上的意見給予重視。凡是有說服力的意見,都要接受。但是,會議對制定民法通則的否定是站不住的,民法通則仍然要按照原定立法步驟進行。同時,彭真要求法工委盡快召開一次在京的經濟法專家座談會,認真聽取他們對制定民法通則的意見。

  按照彭真的要求,1986年1月21日至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北京連續召開專家座談會,聽取有關方面專家對制定民法通則的意見。

  專家們普遍認為,民法是僅次于憲法的基本法。民法通則(草案)總的看是不錯的,主要問題是怎么處理好它與經濟法的關系。

  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的王漢斌很快將座談會的情況向彭真做了匯報。彭真說:要進一步吸收經濟法專家的合理意見。立法就是要有不同意見,要讓大家知道立法中的不同意見,才能有針對性地解決問題。

  顧明對經濟法規素有研究,在經濟立法方面做出了貢獻,但對如何制定民法則有保留意見。由于顧明在“廣州會議”上起了主導作用,而且不贊成制定民法通則的態度是一貫的和明確的,彭真認為有必要單獨聽取他的意見。

  于是,按照彭真的要求,法工委兩位副主任項淳一、顧昂然于2月3日上午專程到國務院經濟法規研究中心,聽取顧明的意見。

  顧明詳細闡述了他的意見后,即從抽屜中取出他親自口授、長達六千余字的《關于對民法通則(草案)的意見和制定急需單行法規的建議》文稿,交給項淳一和顧昂然,要求法工委考慮。

  2月4日,項淳一將顧明的“意見”批送法工委黨組各成員傳閱。“意見”提出:經濟法學界多數同志主張,“不宜過早地制定這種帶有法典式性質的通則”。

  法工委組織力量對顧明的“意見”進行了專門研究,雖總體上不贊成顧明的意見,但認為需要慎重處理。為此,2月20日,法工委起草了《關于顧明等同志對制定民法通則的意見的請示》。請示報告中說:考慮顧明同志所提的意見,都不應影響現在制定民法通則。

  法工委的請示報告可以說是對顧明和經濟法學界意見的一次集中的說理性澄清,總體上劃清了民法與經濟法的界限,為民法和經濟法的立法理出了思路。2月20日當天,王漢斌批示將請示報告報送彭真、陳丕顯、彭沖和張友漁。

  彭真表示同意法工委的意見,說:民法通則的制定不能因為有人反對就停止。但是,應當允許和歡迎別人提反對意見,顧明的反對意見就可以進一步公開,立法民主化就要在這方面有體現。

  2月27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黨組將關于民法通則(草案)的請示報告報送黨中央。請示報告說明了制定民法的重要意義和制定民法的方針,并就民法的調整范圍,法人,個體工商戶、農村承包經營戶、個人合伙,民事法律行為,民事權利,民事責任,涉外民事關系的法律適用等七個問題分別做了說明。其中,關于民法調整范圍,明確說明了民法和經濟法調整范圍的區別。

  陳丕顯直接將請示報告批送中央書記處胡啟立,并寫:“啟立同志:民法通則是我國重要的基本法律之一,擬于三月全國人代會通過,建議印書記處會議文件,并安排討論一次,請酌。”

  胡啟立3月1日批示:“印書記處會議文件。”3月6日上午,胡啟立主持中央書記處第266次會議,討論并原則同意《中共法制工作委員會黨組關于“民法通則草案”的請示報告》。

  同一天,彭真主持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議。彭真說:民法,1979年楊秀峰、陶希晉同志主持搞,現在不一致的一致了,民法專家開會時說好。民法在高度民主基礎上才能達到高度集中,可吸收的意見都吸收了。

  3月18日,中辦秘書局通知全國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和法工委黨組,中央書記處原則同意法工委黨組的請示報告。

  但是,一些經濟法專家卻在這時采取了利用媒體的方式阻止民法通則。3月12日《經濟參考報》第一版刊登“經濟法綱要起草大綱制定完畢”的消息。同日,新華社第537期《國內動態清樣》刊登題為《經濟法專家呼吁民法通則和經濟法綱要應協調同步制定》的文章。文章約一千八百字,說近日在北京參加“經濟法綱要”起草工作的經濟法專家們向記者反映,現在正在討論的民法通則(草案),還有一些重要問題需要妥善解決,不適宜馬上立法。

  《國內動態清樣》的內容引起彭真的高度重視。他看后即決定,將《國內動態清樣》所刊文章印送全國人大常委會各位副委員長,并決定召開一次臨時委員長會議,專門討論經濟法專家們的意見。

  3月14日下午,彭真主持召開委員長會議。他說:《國內動態清樣》反映一些經濟法專家對制定民法通則的意見,已經送給各位了。這里有理論上的問題,也有立法安排部署問題。“1979年我到法制委員會時,對這個問題也有爭論,于是決定民法典和單行法同時搞,單行法哪一個成熟了就先制定哪一個。幾年來搞了許多民事法律。現在看來,這個決心是對的。如果等整個民法典成熟了再制定,那么民事立法到現在也還是一張白紙。”

  關于經濟法與民法之爭,彭真說:民法,我們已經有了一批單行法,現在又搞民法通則。經濟法綱要剛開始搞,而且成立經濟法綱要起草小組報到國務院,據說國務院領導同志并沒有批。學術理論問題可以慢慢討論,但不是搞不搞民法通則的問題。至于經濟法典,如果國務院決定要搞,草案也要由國務院提出。

  彭真說:有人要先搞體系,什么民法體系、經濟法體系,然后再立法。如果那樣,哪一年才能把法搞出來?我們立法,成熟一個制定一個。針對一些經濟法學家通過媒體阻止民法通則制定的行為,他說:一些經濟法專家認為,現在制定民法通則不適宜,這個意見是向新華社記者反映的,不是向人大提的,也不是經由國務院提出來的,不是法律程序。如果幾個人向記者一反映,法律就不能制定了,那么立法工作就很難進行了。但是,既然是一些專家的意見,應該重視,在高度民主基礎上高度集中,考慮不同意見有好處。

  彭真的講話在委員長會議上引起熱議。會議討論后,一致同意彭真的意見,并形成民法通則(草案)應提請六屆人大四次會議審議等三條意見。

  3月15日,王漢斌寫信給顧明并陳俊生,告知委員長會議的意見。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的王兆國也將彭真的講話內容口頭報告了胡啟立。3月20日,王兆國打電話向王漢斌轉達胡啟立的意見,要求把彭真的講話整理出來,印中央參閱文件,送中央各領導同志。21日,王漢斌將整理好的《彭真同志在委員長會議上關于制定民法通則的講話要點》送彭真修改,于22日報送胡啟立。

  胡啟立閱后批示:彭真同志講話很重要,印中央參閱文件,送各位領導同志閱知。24日,中央辦公廳將《彭真同志在委員長會議上關于制定民法通則的講話要點》以[1986]30號中央參閱文件,送中央政治局、書記處各同志。

  此前,還發生了一件事。2月27日,中國政法大學經濟法系主任徐杰等12所高校的經濟法學者聯名給李鵬、田紀云寫了一封信。信中說,現在制定民法通則是不適宜的。信直接寄到了中央書記處。

  彭真在3月15日看到中央辦公廳信訪局來函,隨即批示給陳丕顯、彭沖和王漢斌,說:“新華社《國內動態清樣》是3月12日發的。徐杰同志等17人聯名信早已發出,它同新華社消息不同,不能置之不理,請彭、王考慮如何處理為宜。”

  3月17日,王漢斌給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周杰打電話說:彭真同志說這是從50年代就開始爭論的一個理論問題,考慮到民法通則書記處會議已批準,可是經濟立法綱要起草工作剛剛搭起班子,何時搞成還很難說。經委員長會議研究,民法通則還是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通過。請向中央領導同志匯報一下。周杰將電話記錄直接送胡啟立閱。胡啟立即圈閱并轉報胡耀邦、萬里、習仲勛和薄一波。18日,王漢斌又將這份電話記錄送彭真和黨內副委員長閱。

  關于是否制定民法通則的爭論到此算是塵埃落定。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江平后來說:“今天回過頭來看,這場爭論絕不是什么‘意氣之爭’、‘領地之爭’、‘生死存亡之爭’,這場爭論背后的實質,是中國經濟走向之爭,是中國經濟改革中計劃作用與市場作用之爭。”

  民法通則(草案)按照既定的步驟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3月19日,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召開第十五次會議,到會126人以118票贊成的多數通過民法通則(草案),決定提交六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審議。會后,彭真要求法工委根據常委會組成人員的意見對草案繼續修改,力求精益求精。

  4月12日下午,六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舉行閉幕會。會議表決通過了民法通則,并定于1987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民法通則作為新中國歷史上第一部正式頒行的民事基本法律,被譽為“中國的權利宣言”。民法通則明確規定了民事法律的基本原則,堅持改革方向和立法的科學性,從制度上把民事活動尤其是經濟方面的民事活動,從國家行政活動中劃分出來,確立了獨立的民事法律關系。這就以法律形式確認并保障了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活動,改變了計劃經濟體制下由政府包攬經濟活動的局面,為推進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并進而實行市場經濟,奠定了重要的法制基礎。這部法律在立法為改革服務的進程中,可以說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

  在此之后,二十多部民事、商事法律由全國人大或其常委會先后制定出來。2006年4月12日,在這部法律頒布二十周年時,當年的起草人重聚,以“光榮與夢想”為題舉行紀念和學術會議,無不深情地贊揚彭真領導制定這部法律的勇氣和貢獻。

 

(文章來源:西交民巷23號微信)

 
上一篇  曾憲梓先生的愛國情懷
下一篇  回憶宋慶齡
 
 
 
快乐飞艇直播 海南百万人才计划细则 麻将二八杠规则 极速时时彩的开奖依据 竞彩推荐微信群 新国际时时彩 海南飞鱼在线开奖结果 2019香港六彩开奖现场直播 3D直选 二十选五开奖结果燕赵风采走势图 nba篮球大师签哪个球探